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苍凉海岛

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girl of the 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梦魇缠身  

2013-06-03 15:15:51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故乡临江村,离我现在的居所有几十公里。村边流着条不知名的河,春秋季节,它流得缓慢,像一条白闪闪的绸带被遗失在路边。村头有一口古井,没人知道它的年代,从我一出生起,它就一直在那里。沿着这口井往西走,几里的路程之后,是片针阔混交林。在黑沉沉的夜幕下面,火红的枫树,金黄的杨树,花白的桦树以及青苍的松柏更显得阴森凄凉。
     有一年秋天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村后的那一片树林里玩耍。那一天,其实我过得很不愉快,因为我开始觉得凄凉。秋天到了,秋风起,秋天的凉爽和凄清让我的心里感觉空空荡荡,像一个孱弱的孩童被抛到了荒岛之中。那样的感觉已经遗忘多年,直到后来看到了一部电影《月光光心慌慌》,才重新想起。
     那天,窗外的蓝天格外明亮,没有白云,柳影婆娑,缥缈如梦。我是怀着极度惆怅的心情来到了村头,那口井的旁边。我就是在这时候遇到高阳他们一伙人的。当时,我正趴在井沿边上想要往里望,只朦胧瞥见一层浮游的水草和背后杨柳的倒影,就被人在背上拍了一巴掌,吓了我一跳,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高阳,这个大个子的少年。在他身后,还有长着一双亮晶晶大眼睛的潇洒和聪明活泼的马金星。
     开始是潇洒提议玩捉迷藏的,他在上衣的兜里拿出一条红领巾,由他开始蒙上了眼睛,几秒钟之后,我们四散奔逃。
我一边跑,一边想我的藏身之地。村后那一带寥无人迹,枝枝杈杈的密林和随风摇落的黄叶,遍布眼帘。在树林深处的某个地方,有一座颓靡的高墙,灰黑色的砖瓦已经松软不堪,墙内的庭院里种着几棵枣树,树干早已枯萎发黄,枝上还粘留着几片去年的叶子,有大有小,
随风飘荡像黄绿的旗帜,在这个宽敞的庭院里是那么古意盎然。我脑中突然就想起欧阳修的那句庭院深深深几许,在庭院的西北方向有座二层小楼,同村里潇洒家的那座不太一样,也说不清它的建筑时间和样式风格,只感觉它怪异莫名不伦不类.一楼的铁门已经是锈迹不堪
,粉红色的墙壁涂满了污泥.上面还有村里的青年男女约会时留下的箴言:“马兰我爱你”,还有一时泄愤的污言秽语,“李三王八蛋,张四大傻逼.” 院后是一片荒凉的坟地.有一年发大水,淹死了很多人,在村民们痛苦的啼哭声里,死者被纷纷埋入了这片土地.
多数的坟前都立有一块矩形的石碑,碑上刻着死者的名字.我由于生性胆小,从来没有接近那片坟地.不知不觉,已是落日时分,黄昏的时候光线昏暗,朦朦胧胧,阳光顺着密密的枝叶洒落下来,像柔顺的梳子摩挲着这片土地。我看见在离我最近的那片坟墓,墓碑已经残缺不全,长满旺草的土包裂开了一道口子。在长长的缝隙间,伸出一只惨白阴暗的手,一只死人手,那只手掌在昏昧的光线里摇摇荡荡,我噤若寒蝉放开脚步奔向了回路。总觉得身后有什么在追踪,我是那么慌乱与绝望,那一片凄凉肃杀的秋景,在我日后的回忆里大放异彩。它在我漫长的一生中十分短暂,它的意义在于为我日后的生涯播下了恐惧的影子。有一天,我翻开《外国美术简史》,无意中就看到一幅画,挪威画家蒙克的《呐喊》。蓝色的水,棕色的地以及黑黑的人形,仿佛幢幢的鬼影,再现了我那一天里的凄凉与绝望。
现在,站在我的青葱岁月来回忆我的童年时光。那时的自己是那样的天真与快乐,然而快乐的背后又暗藏着苍凉。
入夏季节,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微雨,那雨丝绵延不断将近一个多月,窗外的蓝天都是乌云密布,无精打采的。村西的那条河流如今已经泛滥成灾,原本白闪闪的绸带变做了滔天猛兽,吞噬着村里的居民。河上先后架起过三四座桥梁,最初,是一条木质的小板桥,天长日久,被南来北往的骡马踏出了一个个窟窿。后来又修了座水泥桥,被汹涌的洪水冲走了,又筑了两回石拱桥也都不成气候。现在,村里又没有桥了。风和日丽的天气,趁水位涨的不高,人们可以趟着过去。孩子们由妇女背着,深一脚浅一脚的,一些淘气的男孩则可以直接有到对岸。
噩耗是在一个阴森的下午传来的,村里的青年史成龙外出归家的途中遇到了特大暴雨。慌急中潜入水中想要游度上岸,结果一道漩涡盘旋而来压在脸上,就再也无法喘息了。人便如一片枯叶随水漂荡,流到下游几十里处。他年轻的妻子在听到消息后,急忙赶来,跪在他的尸体旁边嚎啕大哭。在亲友的劝说声中,她越哭越伤心。纤细而悲伤的啼哭声在雨后初晴的傍晚,显得空旷而苍茫。她那脸上悲哀的表情,显得凄凉与无助。       
他的尸体被埋在村后那一片树林里,和无数的祖先埋在一起,吸收同样的阳光和地下的湿气,无论活着的人有过怎样的风风雨雨,或者正在经历坎坷泥泞,都与他们无关了。他们将以一种旁观者的眼光,来注视地上的人们蝼蚁似的一生。
而他死后的那半个月里,雨依旧不停。阴沉的天空,黑色的云层,像重重锈铁郁结在那里,阻挡了阳光和明亮,也阻挡了人们快乐的心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